首页
赛事评论
赛事分析
体育产业
体育花边
竞技体育
运动训练
返回顶部
温柔敦厚滋润职业网坛男女头号高手执手前行,将归队用兵Davis杯
发布时间:2020-05-07 08:18
浏览次数:

尽管莱顿.休伊特在本届澳网上表现不佳,但这并不会降低澳洲媒体对他的关心程度。他依然是澳洲网坛最受关注的人物。

在休伊特缺阵的情况下,澳大利亚客场艰难取胜瑞士队闯入了戴维斯杯的8强。在错过了日内瓦的胜利之后,澳洲头号球星休伊特表示自己希望能够代表澳洲参加主场对白俄罗斯队的1/4决赛。

17日下午,当21岁的休伊特苦战5盘,为赢得上海大师杯而狂喜不已时,母亲递过来早已响个不停的手机。于是,这个刚刚在赛场上表现得桀骜不驯的澳大利亚男孩,顿时一脸甜蜜,无比幸福地开始煲起“电话粥”。目睹此情此景,每个熟悉休伊特的人都知道,电话那头肯定是他的热恋女友金克里斯特尔斯。

休伊特同媒体关系紧张

“野兔”与澳网协积怨颇深

一段网坛情缘

2002年,温布尔登公开赛男单决赛后的第二天。休伊特刚刚成功成为世界第一,召开了一个庆功的新闻发布会。各主要媒体报导网球的记者云集,希望听听这位21岁澳洲人的想法。但是休伊特走到旁边的房间,他拒绝进入新闻发布会现场直到,一位特殊的记者被驱逐出场。

目前世界排名第11的休伊特因为踝伤错过了戴维斯杯世界组首轮澳大利亚客场对阵瑞士队的比赛,之前有澳洲媒体报导称这是他向澳网组织者的一种示威。此前因为澳网硬地赛场的球速以及“Fanatics”球迷团体的球票问题,休伊特同澳洲网协积怨颇深。

男子网坛的“新国王”与女子网坛的“年终总冠军”何时牵的手?据知情人透露,两人在2000年的澳网公开赛相识。当时休伊特的事业开始起步,而比利时少女克里斯特尔斯还默默无闻。两个年轻人怀着对未来的憧憬走到了一起。据说,外表沉默的休伊特其实骨子里很幽默,他在澳网期间为克里斯特尔斯充当导游,逗得姑娘哈哈大笑,有时甚至还担任男陪练。之后两人感情与日俱增,直至现在浓得化不开。

这位特殊记者的问题是他用匿名写过一篇关于休伊特的轶闻趣事,丑化了这位新生代的冠军,嘲笑了他的怪异的动作。在一番简短的中断之后,这位男子网坛的新天王开始庆祝,而那位记者被其他人员驱逐出场。一个目击的英国记者说:“这个举动很清晰的表明了休伊特的立场:你到底是站在我这一边,还是和我对着干。”

澳网赛事总监麦克纳米阻止了网球球迷团体“Fanatics”入场助威休伊特同切拉的澳网第二轮比赛。当日,这个团体只有一小部分球迷能够进入赛场为休伊特助威。而缺少了这些狂热的球迷,休伊特那场比赛的气氛也相当平淡。而休伊特此前一再表示,Fanatics的助威是他在比赛中的一大动力,是他们成就了自己在戴维斯杯中一系列的精彩比赛,以及闯入去年澳网决赛的历史最好战绩。

休伊特从不讳言与克里斯特尔斯的爱情,在上海几次提到女友时,都说“金是我最爱的女人”。而性格羞涩的克里斯特尔斯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只肯承认休伊特是她的好朋友,可是在16日出席比利时网球名将、好朋友海宁的婚礼时,克里斯特尔斯一语透露天机:“我多么希望远在上海的休伊特能陪伴在我身边啊。”

两年前休伊特与戴维斯杯澳洲队教练纽克比一起从悉尼到瑞士,当天一家报纸说,这位网球明星又在对航空公司的一位空姐亮出了自己的招牌臭脾气,而乘坐了另外一班机。纽克比事后说:“我当时和莱顿一起坐飞机。整个过程中我知道他什么也没做。后来莱顿在机场的时候真得非常沮丧。他说他的祖母看到了文章之后觉得很震惊,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总是写一些他的不实报导。”

去年戴维斯杯澳大利亚主场迎战阿根廷队的比赛,Fanatics球迷团体穿着非常具有挑衅性的体恤衫出现在了看台上,这群球迷的服装上统一写着“威利在哪里?”的字样,来影射刚刚因为药检不合格而无法参赛的阿根廷人卡纳斯,卡纳斯的外号正是“威利”。这样的做法让澳洲网协非常不满,所以这个多年来一直被澳洲网协认可的球迷团体,今年的澳网遭到了封杀。

爱情滋润事业

休伊特在自己职业生涯的早期开始痛恨媒体。当休伊特出道比赛的时候,他还很年轻。他15岁的时候就代表澳大利亚出战戴维斯杯。他并不知道媒体能够为他做什么,或者说损害到他什么。在澳大利亚总是有4、5个网球记者。不管休伊特怎么做,他们永远都是抨击。

澳大利亚戴维斯杯队长费茨格拉德对于休伊特的重新归队显得相当高兴,费茨格拉德说,“我同莱顿的关系很好,他给我发了短信,如果他的身体没有问题,我确信他将参加同白俄罗斯的比赛。”澳大利亚将在4月7日-9日戴维斯杯的1/4决赛中主场对阵白俄罗斯队。

仿佛是爱情的滋润,2002年不仅是休伊特的丰收年,克里斯特尔斯也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年初受生水痘的困扰,休伊特的职业生涯一度陷入低谷,但在克里斯特尔斯的精心陪伴下,休伊特逐渐恢复了健康,取得了澳网公开赛的冠军,拿下了5个ATP巡回赛冠军,并夺得了年底的大师杯冠军,继2001年之后再次成为最年轻的世界第一;克里斯特尔斯虽然比男朋友的成绩逊色一些,但也获得了4个WTA公开赛冠军,还在年底的总决赛中接连战胜大、小威,与男朋友一样获得了总冠军。爱情果然使人成熟。以往脾气暴躁,动辄摔拍子的休伊特已经不见了,出现在球迷面前的是一个百折不挠、硬拼到底的硬汉形象。休伊特说,他常跟女朋友在一起谈论网球,而克里斯特尔斯给他的一点重要建议就是战胜自己;而在接受比利时媒体采访时,克里斯特尔斯也表示,休伊特的鼓励和呵护,是她战无不胜的法宝之一。看来,爱情是两人获得双丰收的最关键因素。

然而休伊特却很在乎别人怎么评论他:“他读了所有人们关于他的报导。”一个和他很熟悉的墨尔本网球记者表示,“他甚至保留了你写的每个故事,并在之后作为引证。他总是对于媒体感到很困惑。”

休伊特与澳媒体关系窘迫

先奔远大前程

休伊特的妻子──澳洲电视红星贝卡.卡特怀特。

日前,澳洲电视七台的报导,指责休伊特缺席了一项以残疾人奥运会为主题的慈善募捐活动责,而休伊特对此相当不满,他出面澄清说,这些指责完全是捏造的,他感觉就像有人在背后捅了他一刀一样。休伊特说:“实话说,我跟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不是脚踝受伤,我当时应该正在瑞士代表澳大利亚队备战戴维斯杯,无论如何我也无法去那里。”

网坛已经有了一段阿加西与格拉夫的爱情传奇。可惜的是,当两人的关系对外曝光之后,格拉夫已经宣布退出网坛。不过,年轻的休伊特和克里斯特尔斯还有远大的前程在前方,球迷们很关心,两人何时才能“雌雄合璧,共闯江湖”?对此,21岁的休伊特曾在上海滩告诉过媒体,他当然希望金早日成为“休伊特夫人”,不过这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19岁的克里斯特尔斯则表现出了少有的成熟:“我不愿意过早结婚,因为那会分散我的精力。现在,网球还是我的第一选择。”看来,休伊特和克里斯特尔斯还处在稳定发展、等待突破的阶段。

休伊特让澳洲公众感到困惑

对于这样尴尬的事实,澳洲特奥会组委会也向休伊特作出了直率的道歉。特奥会澳大利亚区的执行总裁巴里女士对此感到非常失望和窘迫。巴里女士在一份声明中道歉说,“现在清楚了,休伊特的经纪人已经说过他不太可能参加,事实上也没有任何消息确定他会来,为此我们真诚地向休伊特和他的经纪人道歉。”

双方的父母也对两人的关系甚感满意。休伊特的母亲透露:“每年克里斯特尔斯来澳大利亚比赛时,我们全家总要和她一起聚会,她是个开朗热情、相处起来很舒服的好姑娘。”而克里斯特尔斯的父亲莱奥也说:“休伊特是个很棒的小伙子,网球场上很男人、生活当中心很细,我很高兴女儿与他交往。”

莱顿.休伊特的世界充满着争议。当你打开电视,翻开杂志或者报纸的时候,你会发现到处都是休伊特的新闻。他从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变成了一个体育明星,关于他场上发脾气,场外粗鲁的样子,还有他每次赢球都大喊一声:“Come On.”这些都成了社会版的新闻。同时他又能博得肥皂剧女皇贝卡的垂青,并且很快有了自己的女儿──米娅。这一切都让人觉得休伊特真得很让人矛盾。

对于电视七台不负责任的报导,休伊特感到“极度的失望”,他表示这只是这家电视台近来一些列不负责任的行为之一。休伊特以及他的妻子卡特怀特此前同电视七台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休伊特说:“她在七台干了七年半,而且还是他们的代言人,很显然我们一家人都对发生的一切失望不已。”

相约明年澳网

澳洲公众对他的看法变得扑朔迷离。正如一个澳洲体育编辑说到的那样:“关于休伊特的评论不外乎三种。一种人对于他非常憎恨,一种人对于他极度崇拜。但是更多的是第三种人,他们崇拜他作为运动员的形象,但是觉得他是一个狂妄自大的家伙。”

同时休伊特再次表示了自己对澳大利亚忠诚,他说:“你不可能经常回家,但是只要可以我就喜欢回澳大利亚来。这就是我为什么住在这里,在这里纳税,而不住在其他适合网球运动员的国家,但是每次回来都会有人在你背后捅刀子的感觉真的很令人失望。”

2002年休伊特与女朋友聚少离多,因为职业网坛的赛事实在太繁忙了,年初休伊特养病时,克里斯特尔斯陪伴在身边,那是休伊特最为甜蜜的时光。此后,为了让女朋友开心,休伊特还特意放弃了马德里大师赛,与克里斯特尔斯结伴到苏黎世旅游。

由于休伊特打进入了去年澳网的决赛。这使去年澳网决赛成为了澳洲2000年奥运会以来体育比赛收视率最高的一次,这也让更多的人加入了支持休伊特的阵营中。

不过,新的赛季中两人见面的机会很多。已经回到阿德莱德家中的休伊特充满期待地说:“克里斯特尔斯很快就要来这里备战明年的澳网公开赛了,我要帮助她,圆了大满贯的梦想。”

但是一位体育编辑评论他说:“事情发生在休伊特身上总是不合常理的。每次你开始给他信心,开始信任他的时候。他做一些事情让你马上对他绝望。”

2001年法网的时候,他称呼一个裁判是“痉挛”,随后在美网上,他对美国黑人选手布莱克也出言不逊。他说:“你告诉我你到底长得像什么?”尽管他随后通过媒体澄清了这一点。

戴维斯杯拯救了他。休伊特在自己的网球赛季输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他在戴维斯杯比赛中赢得了应该赢的和必须赢得的比赛。他在自己出场的每场比赛中都体现出了应有的责任,他很投入的比赛。为了澳大利亚,他做了很多。他成为在戴维斯杯比赛中为澳大利亚获得单打胜利最多的选手。休伊特充满热情地为自己的祖国比赛,他没有得到一分钱报酬。

今年澳网第二轮,休伊特被老冤家阿根廷人切拉淘汰出局后,真诚地向对手祝贺。

澳洲传奇人物为野兔平反

休伊特到底是媒体说的妖怪,还是他仅仅是被人误解?这都是由于他超人的体育天赋引起的。这位来自阿德莱德的少年当时15岁的时候就已经代表澳大利亚参加戴维斯杯比赛;20岁的他成为了世界上最年轻的头号选手;2001年他夺得自己职业生涯第一个大满贯赛事冠军——美国网球公开赛;2002年底,休伊特成为了世界上仅有的4位年终排名第一的选手,他的成绩和克内尔、维伦德和桑普拉斯相提并论。所有的这些让他成为了澳洲体育英雄,他职业生涯的总奖金高达1930万澳币。

澳洲双打传奇人物伍德布里奇在他自传中却为休伊特说了不少好话,也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解读休伊特的方式。伍德布里奇透露说,和大部分顶尖球星相比,休伊特算得上是一个待人亲和、相当好打交道的人。伍德布里奇也承认,休伊特凶狠的球风和大胆的言行确实令他容易在同行中,特别是老一代球员中树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人们真正了解他后,对他的态度也变得不再充满敌意。

伍德布里奇还尝试对休伊特进行心理分析,他将休伊特描述成一个非常敏感的人,虽然他赛场上的表现似乎显示他并不在乎对手和观众对他的看法,事实上他只是在以此遮盖他内心真实的自己。伍德布里奇还夸赞休伊特对陌生人总是相当有礼,而且在输球后从不找借口,无论是谁击败了他,休伊特都会真诚地称赞对手的表现。伍德布里奇表示,休伊特是澳洲网球史上受媒体伤害最深的人物。

休伊特的父母亲也是运动员出身。

“休克恋”终止于父母

休伊特的母亲曾经是南澳洲的壁球选手,父亲曾经是效力于VFL联赛的运动员,他还有个妹妹──22岁的简森,同样是一位职业网球选手。“他和他的父亲很像。”一位体育编辑说。

体育记者们都知道一个很讽刺的说法,就是休伊特的父母把他变成了这个样子,看什么都非常极端。一直有传言说休伊特父母不是很满意他们的儿子与比利时名将金.克里斯特尔斯的恋情。当时莱顿和金在比利时被看作模范情侣。而在澳大利亚,人们因为休伊特维持了这五年的恋情,而改变了对于他脾气的评价。当像菲利浦西斯选择了一个年轻学生模特成为新女友的时候,休伊特把最深的爱恋给了克里斯特尔斯。

而克里斯特尔斯筹划婚礼的热情逐渐变冷,最后比利时人在04年10月取消了婚礼。一位比利时记者这么解释道:克里斯特尔斯与休伊特的父母之间有很多问题。

根据澳洲福克斯体育的《朋友》节目了解到,休伊特的父亲是他家族中掌握权力的人,他和克里斯特尔斯的母亲——克里斯特尔斯家族的掌权人有很大的矛盾。问题其实不来自休伊特和克里斯特尔斯,而是来自他们的父母。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c-care.cn. 新葡的京集团3522vip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