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赛事评论
赛事分析
体育产业
体育花边
竞技体育
运动训练
返回顶部
推广乒乓还得民间主导,国乒这次打算让几金
发布时间:2019-11-28 19:18
浏览次数:

十年故地今又来,刘国梁一点不轻松。

在刚刚结束的巴黎世乒赛女单项目决赛中,中国选手李晓霞以4∶2战胜队友刘诗雯荣膺冠军,实现了“大满贯”的目标。但在男双比赛中,郝帅/马琳以2∶4不敌中华台北队的陈建安/庄智渊(微博),男双世锦赛10连冠终结。至此,在非奥运金牌项目上,国乒只有郭跃/李晓霞女子双打夺冠,而男双、混双均丢掉了金牌。外界纷纷猜测,这是为了“推广乒球”,让其他代表队也有一争冠军的想法。其实早在出征前制定参赛名单时,国乒就用心良苦,男双和混双没有派出最强组合。从现在的结果来看,愿望似乎达到了。但是“让金牌”,真的会拯救乒乓球这项运动吗?

   想要扭转世界乒坛目前中国一家独大的态势,究竟该治标还是治本?莎拉拉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与做法与中国乒协的思路不太一致。**点我 点我!iPad mini 小米只要零元 根本停不下来**

第52届世乒赛昨天在巴黎开赛,来自130个国家和地区的823名运动员参赛,创下了历届世乒赛之最。不过,再多参赛选手,恐怕也抵消不了一家独大的中国乒乓军团的强势,缺少悬念的大结局也让巴黎世乒赛的球票从一开始就成为打折货,而人们议论的,则是“中国队这次会让出几金”。

让金牌 让不出奥运战略

**

昨天,第52届乒乓球世锦赛在巴黎打响。十年轮回,世乒赛重新回到了巴黎。十年前,刘国梁还只是中国男队主教练,十年后,他已经成为中国乒乓球队的总教练。唯一没有变化的,是中国乒乓球目前仍一家独大并处境尴尬,而世乒赛球票也在赛前一天就开始“跳水”

混双男双都是非奥项目

图片 1

“拿两个金牌就可以了,中国乒乓球实力不需要用金牌来证明”,乒乓球巴黎世锦赛昨天打响,有网友在微博中感慨说。

国乒在本届世乒赛金牌大缩水,22年来首次丢掉了混双金牌,男双十连冠被终结,考虑到之前国乒已经说了很久的拯救乒乓,这回似乎终于从雷声大雨点小变成动真格的了。

沙拉拉

有关人士透露,前往巴黎参赛的中国队,人数抵得上5支欧洲球队。

但明眼人都知道,目前国乒仍然处于历史最强大的阶段,之所以连丢两金,除了与其他国家和地区运动员发挥上佳有一定关系,更大因素是国乒战略思想的转移。说到这样的有的放矢,刘国梁自有安排,那就是像男女单打这样的奥运项目一定会全力以赴,而混双如今已经沦落为世乒赛上的鸡肋,双打也仅仅是奥运团体赛里的一场,无法直接拿到金牌,重要性已经不如从前。也就是说,在锦标主义和金牌至上的举国体制前提下,就是刘国梁再推广乒乓,无论是“请进来、走出去”,还是更为直接地在欧洲设置训练营,都不会改变国乒在奥运会上拿到四枚金牌的目标。既然奥运会“让不得”,那只有在世乒赛上做个顺水人情了,所以,在混双与男双两个项目上,国乒没有派出最强组合,改用临时配对的方式出征巴黎。

“治标”路上渐行渐远

在北京的一个乒乓球基地,拥有40多人的乒乓科研团队,专门研究比赛的11分如何获得,包括什么时候变发球、什么时候擦汗、主要对手的发球旋转、1秒转几圈……而在欧洲,每一家乒乓球俱乐部几乎都是业余的,球员要请更多的工作人员、教练团队,就得自己掏银子。

让金牌 让不出对手兴趣

   莎拉拉推广和发展乒乓球的方式方法,从他1999年上任至今,全体现在他对乒乓球规则的修改上,但这些改革措施几乎都是围绕着“外因”、“表面现象”打转儿,诸如电视转播上不去,就在如何提升电视转播上下功夫;乒乓球在奥林匹克大家庭中的地位一度不稳,就从稳固地位的几个方面入手做文章。当他看到中国乒乓球持续近20年的辉煌,特别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乒乓球队包揽男女单打的前三名时;当他看到中国队几乎常年把持着各种世界比赛的冠军时,他自然认为,正是因为“中国乒乓球的强大”,挤占了世界其他地区,特别是世界传统强队的生存空间,因而导致了中国越来越强,其他对手越来越弱。**

所以,拥有团队优势的中国乒乓球队,不会让巴黎世乒赛有什么悬念,也正因如此,担心被世界孤立的中国乒乓球,推出了“养狼计划”。在世锦赛打响之际,网友开始推测:这次中国会让出多少金牌?但有网友担心,“漏了(金牌)还不让国人喷死?!”

乒乓球还是亚洲的运动

   莎拉拉这么想,不该怪他。从职业经历看,虽然他在加拿大担任过乒乓球俱乐部教练员,执教过加拿大的全国冠军,并在加拿大乒协中担任过重要官员,算是一个乒乓圈儿里摸爬滚打上来的人,但出身于乒乓板图上无足轻重的加拿大,使他对于乒乓球运动自身发展、内在规律的理解,太过于肤浅与表面,这种境界层次上的局限性,导致他所有的改革几乎都是“头疼治头、脚疼医脚”,如同西药一样,虽然药效猛,见效快,但却不重调理,不重彼此内在联系,难免按下葫芦浮起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中国乒乓球,现在已经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国际上需要推广,国内需要加大市场培育力度。

众所周知,世界乒乓球版图最需要扩大疆土的地方是欧洲,作为上世纪的乒乓球重镇,随着瓦尔德内尔、盖亭等老将的退役,以及施拉格、波尔等人的年龄增大、状态下滑,欧洲人对乒乓球的关注度已经大不如前。国乒自然也最想将金牌“让”入欧洲人手中。可哪知,混双冠军被朝鲜队获得,该国体育也玩的是举国体制,相当于一种举国体制的成功代替了中国的举国体制;男双金牌则被中华台北队摘走,冠军还是咱中国人的。目的没有达到,欧洲人自然不买账。

   据国乒总教练刘国梁介绍,在国际乒联的连串改革打压之下,如今德国队在欧洲完全没了对手,“罗斯科普夫跟我说,现在他们备战欧洲锦标赛,只需要4天集中就够了,但一对抗中国就不灵,这是非常可悲的事情。”刘国梁说:“原来普利莫拉茨和塞弗都说过,欧洲真正懂乒乓球的还是瑞典人,因为他们曾经达到过世界最高水平,他们的强大必然有他们的道理,这才是乒乓运动发展的精髓,否则只能是靠运动员的个人天赋,但到达一定高度后,个人就无法向更高层次发展了。”而莎拉拉的各种改革缺乏的恰恰就是对“精髓”的追求。

因为在国内,最顶级的乒超联赛,已经沦落为“乡村联赛”。2012赛季,四川乒乓球俱乐部的联赛主场,从新疆乌鲁木齐,转移到安徽凤台,又再转到甘肃兰州,与国内几乎所有的俱乐部主场现象一样,堪称“全国漫游”。而漫游之最,当属宁波海天队,他们的7个“主场”分在6个城市。参加超级联赛的各地俱乐部,已经更像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队”。

昨日记者通过QQ联系上现在代表波兰参赛、刚刚从巴黎返回的前中国选手王增羿,他表示,乒乓球在欧洲本来就不是很受欢迎的运动,这次欧洲选手又没能有一块奖牌入账,恐怕欧洲人不会因为中国队丢金激起对乒乓球的兴趣。“从中国选手的比赛态度上来看,他们还是十分希望能够拿到金牌的,只是几对组合都是新搭档,没有在大赛上配过。国乒丢掉混双和男双金牌,可以说是与他们在决赛中的对手发挥更好有关系。亚洲人的训练更系统也更善于钻研球,所以这次欧洲颗粒无收。如果什么时候欧洲能在大赛上拿到金牌了,大家玩乒乓的兴趣和项目的受关注度才能更好。”

莎拉拉堪比“余则成”

金牌至上,已经让中国体育越来越功利。一位网友感慨: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花重金打造奥运金牌。乒乓球本身没有错,作为一个全民健康的体育运动发扬光大也没有错……

让金牌 恐牺牲体育精神

   说莎拉拉是“余则成”,有点儿冤枉他,不过,中国乒乓球多年来屹立于世界乒坛,横扫一切,其中确实有他的一份“功劳”。每次在国际乒联出台新举措后,国乒总教练刘国梁每次的感慨都是“中国乒乓是越改越强”。

被赋予更多意义和象征后,中国的乒乓球似乎正在成为一项越来越孤独的运动,而世乒赛原本应该是一场盛宴,却似乎已经露出剩宴的苗头。

国字号教头指导更有用

   为什么中国会越改越强?中国竞技体育有体制优势,那就是举国体制,因此中国乒乓球队可以源源不断地得到“新鲜血液”的输送。国际乒联的改革可能会在一段时间产生影响,或者影响某一批运动员,但中国乒乓因为有举国体制投入的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而且自身就是乒坛最高水平,各种打法的高水平运动员和能力超群的教练员都具备,自然很快就会摸清规则改变对运动项目的影响,即便一些高水平运动员因为规则变化而失去了原有优势,但很快就会有适应新规则的新人涌现出来,这是一种团体的优势。,换句话说,是一个更为完备的乒乓生态系统,某一个个体跟不上“进化”的“步伐”,绝不会造成整个系统的“瘫痪”。而不像国际乒坛的其他协会,特别是欧洲,那是一种相对松散的管理体制,运动员水平的提升,更多的是靠运动员单打独斗,而且他们的人才储备薄弱,一次改革打击掉一两个,连续改两三次,就几乎根本没人能“幸存”下来,更谈不上继续与中国乒乓抗衡。

 

在接连丢掉两块金牌后,刘国梁对“让球”一事做出了解释,那就是国乒没有重点备战双打项目而已。细细想来,刘国梁这句话似乎只针对狭义的“让球”,比如在赛场上故意发球下网或者回球失误,这明显有悖于体育精神。但是在能派出更强组合的情况下,选择派出新组合应战,难道不也是一种“让球”么?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我们根本不用为丢失金牌捶胸顿足,因为只要我们认真备战了,重视双打项目了,金牌还是我们的。相信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

   所以从客观上,莎拉拉多这些年来推行的连续改革,纵然限制了中国,但却不能从根本上动摇中国乒乓强大的基础,反而帮助中国削弱了竞争对手。国家乒乓球队领队黄飚在看待这个问题时就说:“莎拉拉应该好好去研究一下,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欧洲涌现出一批高水平运动员的原因,不仅仅是瑞典,为什么现在不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人了,只有德国队还能和中国较量一下。”

当然,国乒派出非最强组合参加,除了有利于鼓励对手争取好成绩外,对于国乒阵容中的非绝对主力来说,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让他们可以在世界大赛的舞台上锻炼自己,也许正是考虑到这样的一箭双雕,才让国乒坚定了“让金牌”的想法。

夹心层和年轻人受害

相比于“让金牌”,王增羿认为欧洲训练营的建立,应该会起到一些作用,但前提是不能等同于以往的“请进来、走出去”。即其他国家的球员只能和省队、俱乐部一起训练,根本接触不到“核心技术”,“如果能让国家队的教练和陪练一起驻扎在训练营里,天天盯着欧洲球员训练,在细节上给予指导,相信会帮助欧洲选手缩小与中国队的差距。”

   今年在东京出台的新改革政策,同样也其实并不会影响到中国乒乓球的核心利益。这核心利益就是奥运会金牌!即便世乒赛男女单打资格从过去的各7个,缩减到目前的各5个,甚至将来可能更加极端,缩减为到各3个,也都不会对中国乒乓产生影响,原因是因为目前奥运会单打只允许一个协会报名男女各2人;。而在双打本来方面,双打已经不再是奥运会比赛项目,而只是团体赛五盘球中的一盘,那么其分量已经非常之轻,是3对参赛,还是2对参赛,或者在“跨协会配对”后只有1.5对,甚至极端情况下只有1对参赛,对于中国国家乒乓球队而言,都不会导致伤筋动骨,。真正受到伤害的,是以中国乒协为首的,世界最优秀的乒乓协会的中间层球员和年轻队员。

让金牌 让不出百花齐放

   在过去的世乒赛上,中国队曾有男女各9个单打席位,后来缩减为各7个,但如果仔细观察历届参赛名单,就会发现每届中国队都会给队内一些非一流,却又高于二流的球员参赛机会,还有一些新涌现的年轻人参赛锻炼的机会。通过这一渠道,实现一部分“夹心层”队员参加世界大赛的梦想与愿望,同时通过大赛锻炼和检验新人,为今后的奥运周期储备人才。这次随中国男队在东京夺冠、跻身世界冠军行列的17岁小将樊振东,就曾在巴黎世乒赛上获得单打参赛资格。中国,而国家女队主教练孔令辉则表示,这次带到东京的6位队员中,都可能是未来2016里约奥运会的参赛人选,而这其中的年轻队员朱雨玲、陈梦,也都是去年巴黎世乒赛的单打参赛选手。

一家独大的症结是举国制

   但如果今后世乒赛单打名额缩减为5人,那么即便是上面提到的樊振东、朱雨玲和陈梦仍旧能排够在5人之列,但去年能与他们一同参加巴黎世乒赛的其他年轻人,如男队的闫安、女队的胡丽梅,恐怕就难以不会获得参赛资格了。“这对他们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刘国梁说,“国际乒联十几年来最大的改革成就,就是不断地‘瘦身’,给自己‘瘦身’。从奥运会到世锦赛,这对中国运动员资源是一种浪费。但,既然减了,我们也只能接受。,不过,减得越多,那么相应国家和协会投入乒乓球的钱也会越少。”这一趋势除了其实中国只是受伤害最深外,而在世乒赛上拥有超过5个单打参赛资格的各个协会也,同样也将受到这一政策的负面影响。

中国乒球在本届世乒赛上有选择性地让出金牌,是为了避免在大赛上大包大揽的尴尬,却回避了造成中国乒球一家独大的根源是我们竞技体育的举国体制 。举国体制造成了中国乒球的长期垄断,造成了专业打业余,这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选手其实是不公平的。我们花着纳税人的钱,不计成本地投入,使用最好的设备、最好的科研团队甚至最好的陪练队伍去制造一个个金牌机器。试想,在这样一个庞大的制造金牌机器的系统面前,国外那些依靠业余时间自学成才的乒乓球选手,即使天赋超人,也无法逾越。更不是刘国梁所言的,参加几次训练营就可以缩短差距那样简单。

何不由中国人担任主席

本届世乒赛,中国队让出了两项非奥运金牌。假如奥运会上混双和双打变成两个金牌项目,中国乒球还会在本届世乒赛上让出这两枚金牌吗?换句话说,无论中国乒球怎么让金牌,你还是举国制,人家还是业余玩法,依然无法改变中国乒球的整体实力一家独大的实质。

   说莎拉拉打从上任伊始,就对抗中国,与中国乒协为敌,这是不客观的。事实上,莎拉拉上任后的各种改革措施的初衷,确有实是为了推广和发展乒乓球的意图,只是在不断地探索,征服一个又一个问题后,他逐渐发现,“中国的强大”已经影响到了他的宏伟改革计划后,正是从那个时间点上开始,他的各种政策开始渐渐转为更针对以中国乒乓。

结论:

   实际上,与此同时,中国乒协近年已经也意识到了一家独大的危害。,出于对世界乒乓运动普及与发展的责任,中国作为第一乒乓大国,在2012年底就提出了“第三次创业”的概念,而其中很大的核心一部分内容之一,就是帮助世界上的其他协会提升自己的乒乓球水平,为其培养乒乓人才。正是基于这个初衷,中国国家乒乓球队在去年的乒联巡回赛上,尝试了跨协会配对制。在今年东京世乒赛期间,由中国乒协主推的“跨协会配对”提案为例,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国家和地区,分享受到中国乒乓球强大的成果。

别把训练营办成“奥数提高班”

   可是,国际乒联虽然同意了2015年世乒赛双打跨协会配对的提议,但又在2015年世乒赛上削减了双打的参赛名额,并且哪个协会一旦采用跨协会配对,那么他们的双打名额还会进一步受损失;此外,国际乒联又削减了2015年和2017年单项世乒赛的单打参赛资格上限。对此,中国男乒总教练刘国梁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安排。

真要推广,应以民间为主导

   其实,换一个思路或许更有利于改革目前的僵局。比如,国际乒联应该拿出相应的心胸。“原本打算3对双打,共6个人,与6个外协会的人配成6对。”刘国梁说。

刘国梁在本届世乒赛上还有个特殊身份就是“推销员”,推销乒球的普及和提高。但这种“推销”的办法实在是不高明,要么是让出金牌,要么是组建训练营,让人家过来训练。稍加分析,就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刘大总管”搞的这一套,仅仅是办了针对国外精英选手的成绩提高班,有些像教育界人人喊打的奥数班。

   但如果国际乒联仍旧在莎拉拉的操控之下,那么很难指望未来乒联会展示更大的心胸,最现实的是,由中国人竞选和出担任国际乒联主席职务。事实上,中国作为首屈一指的乒乓大国,作为成绩、技术、人才一流的国度,作为有诚意、有想法与国际进行交流合作的协会,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去帮助其他协会发展的队伍,那么为什么不能由来自中国乒协的人担任国际乒联主席一职?前国家女乒主帅施之皓目前就是国际乒联副主席,实现这一点并不是没有可能。如果由中国人担任新主席,并发起一场由中国乒乓自己发起的改革运动!或许更而一旦做到,那么将跟有利于实现莎拉拉15年未完成的梦想中国乒协现在主推的“第三次创业”。

其实,在将群众性普及和职业化提高相结合这一点上,一些国家和地区比我们做得好。德国乒球30年前就实现了职业化,注册的乒球运动员68000人,大部分来自民间。巴黎最大的乒乓球俱乐部“巴黎第13区”,这家拥有450名成员的俱乐部凭借其良好的组织、人性化的设计以及快乐的氛围,让20万普通人参与到乒乓球这项运动中。而在法国,也正是有了像巴黎第13区这样的众多的民间乒球组织,吸引了200万法国人喜爱上了乒乓球。德国和法国基本上依靠社会的力量组成不同级别的联赛,让这项运动在民间生根发芽。而乒球在中国虽然普及度很高,但职业与业余始终是“两张皮”,职业是职业,业余是业余,没有相互“输血”的通道。

先惠及民生,才有推广的价值。推广到一定程度,尝试职业化,谋求竞技水平的提高。中国乒球运动不妨也尝试走这条路,让乒球退出奥运战略、退出举国制,依靠雄厚的群众基础,由民间和社会为主导,真正开展这项运动。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c-care.cn. 新葡的京集团3522vip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